您现在位置 : 首页 > 资讯中心 > 县区动态

见证百万“拱河龙”平地起河的壮举——探访蒙城县立仓镇薛庙村茨淮新河纪念馆

发布时间:2020-09-18 07:42:11 来源:亳州晚报 浏览:
【字体大小:

金秋的茨淮新河,两岸郁郁葱葱,水面波光粼粼,缓缓淌过蒙城县立仓镇,哺育着两岸的人民。

就在距离茨淮新河不到一公里的立仓镇薛庙村,矗立着一座茨淮新河纪念馆,默默传扬开挖茨淮新河的壮举,弘扬茨淮新河精神。

今日的茨淮新河

当年的挖河工具

当年挖河的老照片(茨淮新河纪念馆供图)

蒙城人民挖下第一锹

茨淮新河,新中国成立以来开挖的最长人工运河,集防洪、排涝、灌溉、航运等综合利用战略性骨干工程。她全长134.2公里,其中亳州境内65.6公里,占全长的近一半,笔直地流经我市蒙城和利辛县南部。该河1971年开挖,开挖时动员民工达181.55万人,1981年完成土方工程,1984年通航,1991年完成配套设施建设,前后历时20年。

1971年11月,茨淮新河怀远段开工,时任蒙城县委书记王英带领蒙城民工,在怀远县上桥村召开誓师大会,随后,蒙城人民挖下了茨淮新河第一锹。

今年73岁的徐振祥是立仓镇薛庙村人,是当年的挖河劳模。说起当年挖河的情形,这个身材魁梧的老人,一下子来了精神,腰杆挺直起来,眼睛往外放光,双手不停地比画着。徐振祥当时是生产队长,虽然一心想到挖河一线,但由于负责给前方筹措粮食、柴草,他没能第一批赶赴怀远的工地。“那时候大家还吃不饱饭,一听说要给工地筹措物资,群众还是毫不犹豫的,宁可自己勒紧裤腰带少吃点。”徐振祥表示。

1974年农忙结束,徐振祥终于上了“河工”。当时的土方开挖运输全靠人力,用锹挖土,用肩挑土,用车运土。工地上凹凸不平的路被压平,平平整整的路再碾出深深的辙沟来。当时河坡上到处是忙忙碌碌的人们,大冷天还有人光着脊梁,手上不知磨出了多少血泡。冬天的土冻得像石头一样坚硬,大伙用锹砸,用钢钎凿,像蚂蚁搬家一样运土,硬是在平地上开出一条大河。

不仅劳动强度大,工期也很紧张,徐振祥和所有人一样,每天天不亮就上工,晚上八九点才收工。有时为了赶工期,常常挑着马灯干到半夜。参与挖河的民工们住的是人字形庵棚,睡的是地铺,主食以红芋面馍为主,佐以粉丝、萝卜为主的杂烩汤以及老咸菜。

开挖茨淮新河时,正值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时期。大量下放至皖北的知青也参与到茨淮新河的工程建设中。

刘兆勋是立仓镇罗集村人,时任罗集大队支部书记,多次带队“上河工”。说起知青参与挖河,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叫董毛头的上海小伙。“他本来是在村里教书,听说要去挖茨淮新河,坚决报了名。虽然在大城市长大,从来没干过这么重的体力活,但他从不偷懒,干活很拼命。”刘兆勋说,董毛头在工地干了44天,春节前收工的时候,刘兆勋问他累不累,“他说不累,就是44天没刷过牙、洗过脸,说完眼泪就出来了。”

虽然劳动量大,吃住都很困难,但人们的劳动热情高涨。据徐振祥回忆,那时工地上到处红旗招展,坝上茅庵连营,一字排开几十里。工地上的人们经常玩“声浪”解闷,“先是有一群人喊号子,旁边的人就接着喊,一阵接一阵,能传几里地。”

1984年,茨淮新河全线航运贯通,除了防洪功能,同时具有排涝、灌溉、供水、航运等综合效益,常年可通300吨级轮驳船,阜阳至蚌埠的航程缩短至98公里,为豫皖两省1500万亩耕地扩大了排水出路。“要不是这条河,我们的粮食产量咋能提高,通水之前,我们生产队是周边产量最高的,七八百亩地也只收了一万四千斤小麦,河挖好之后产量连年翻倍,老百姓生活逐渐好起来了。”刘兆勋说。

为了平地起河的纪念

百万人十数年默默无闻的付出,人拉肩扛,平地挖河,才成就了这条新中国成立以来的最长人工运河。人民群众赋予了茨淮新河生命,绵绵不尽的河水也哺育着两岸的人们。为纪念开挖茨淮新河的壮举,2019年,蒙城县政协会同蒙城县立仓镇,在该镇薛庙村建起了一座临时性的茨淮新河纪念馆,供人们参观、怀念,弘扬茨淮新河精神。

“爷爷,同学说,河流是龙拱出来的。”

“对,大禹治水的时候,大禹身边就有一条龙,用身体开挖河流。爷爷也当过‘拱河龙’呢。”

“真的吗?”

“真的,那是在开挖茨淮新河的时候……”

在纪念馆的序言部分,这样一段对话生动地展示了一百多万民工挖河的艰辛。正是有这些“拱河龙”十数年默默无闻的付出,人拉肩扛,平地挖河,才成就了这条新中国成立以来的最长人工运河。

2019年8月份,蒙城县政协和立仓镇计划在茨淮新河岸边的蒙城县立仓镇薛庙村建造一座茨淮新河纪念馆。随后开始向社会公众征集有关茨淮新河的老照片、老物件、老档案资料等。

征集令在网络上甫一发出,便引来网友热议,或回忆挖河故事,或提供线索,或表示要捐赠物品;当地群众得知后,纷纷捐出自家跟茨淮新河建设有关的老物件等,其中有一位当年的挖河劳模路凤台,自己就捐赠了包括执勤袖章、奖状、报纸、文件等在内的七八件珍贵物品;参与挖河的上海知青们也送来了当年的老照片、回忆录等,并且为建馆提出了很多建议。短短两个月,就收集到有价值的老物件135件,老照片19张等。

相关工作人员还到周边各地档案馆、文史馆收集、影印史料;同时外出学习考察,借鉴相关纪念馆、博物馆建馆经验。2019年底,这座建筑面积150平方米的小型纪念馆布展完毕,开始面向社会开放,很多当年参加过挖河的群众赶来参观。刘兆勋看过之后激动不已,他说:“我感到很自豪,建纪念馆能让子孙后代知道,这条河并不是凭空而来的,是先辈们一锹一锹挖出来的,要珍惜爱护她,要珍惜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

难忘激情燃烧的岁月

日前,记者走进蒙城县立仓镇薛庙村,探访茨淮新河纪念馆。

该馆建筑面积150平方米,展厅共分为四个相对独立的部分,分别是“伟大的号召”“了不起的工程”“激情岁月”“幸福奔流”,通过挖河老物件,以及书籍、图片、影像资料等,讲述了工程的整体概况,以及酝酿、施工的过程,和河流给人们带来的幸福生活。

古代的淮河经常泛滥,给人们带来无穷的灾难。新中国成立后,党中央决定治理淮河,毛泽东主席发出了“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伟大号召,于是,治淮骨干工程——开挖茨淮新河的规划蓝图诞生了。

在“伟大的号召”展区,陈列着《治淮简讯》等一批当年的挖河批复文件、施工材料等,其中一本1993年12月编制的《茨淮新河工程志(初稿)》可谓是镇馆之宝。据介绍,这本《茨淮新河工程志(初稿)》图文并茂地记述了工程建设的全过程,内容非常详尽,但当时印刷数量极少,筹建纪念馆的工作人员多方寻找未果,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在一个旧书网站上发现了一本。

在“了不起的工程”展区,有当时的国家领导人视察茨淮新河的照片,灌区工程位置图,以及河道枢纽、桥梁、蓄水闸、翻水站等配套设施的图片,体现了国家当时的重视程度以及投入力度。

“激情岁月”展区是该馆的重头戏,占了整个展厅三分之一的空间。该展区陈列了大量的实物:执勤袖章、搪瓷缸、马灯、铁锹、洋镐、水壶、奖状、安全帽……一件件或锈迹斑斑,或发黄褪色的老物件瞬间把观者拉回到四十多年前的岁月里。

在展区一角,一辆名为“拉坡机”的独轮车格外显眼,这辆造型奇怪的独轮车结构简单,由两根方木夹着一个板车轮毂制成。据介绍,由于当时条件所限,挖河、运土几乎都是由人工完成,把板车从河底拉到百米远的河坝上并非易事,人们创造性地发明了“拉坡机”。使用时,只要将拴在板车上的绠绳缠到拉坡机的轮毂上,再由四五个人拉住拉坡机上的绳子,即可省力不少。随着工程的进展,民工们又对拉坡机进行改造,衍生出龙门式、平顶式、骑马式等十多种造型,充分展示了劳动人民的智慧。

在“幸福奔流”展区,茨淮新河已成为蚌阜新航道、城市新水源、皖北新美景。一幅幅“虾稻共作”“莲渔共养”“农旅共振”的图片,展示了茨淮新河除了提供坚实的防洪排涝功能外,也为农业生产灌溉、农业产业结构调整提供了广阔的水利空间。

“荒原野岭无影踪,碧波万顷多壮美。生态园林映朝晖,民宿新村比翼飞。巍巍大桥跨两岸,淙淙河水披绿翠……晨星闪耀迎我上工地,明月当空送我归营房。青春似火化冰霜,汗水汇聚千重浪。新河滔滔通天下,治淮谱出新篇章。”在茨淮新河纪念馆里的大屏幕上,反复播放着一首荡气回肠的《茨淮新河之歌》MV。这是在茨淮新河工地简陋的工棚里,上海知青陈嘉林写下的《茨淮战歌》,2018年,另一位上海知青赵鸿生加入新元素,谱写成《茨淮新河之歌》,拍成MV,以纪念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记者 路振杰 文/图)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